回西安建厂?三星可能走对了路

三星回归中国市场的传言,从年初开始传得沸沸扬扬,传了很久,但始终不见落地。

但近期,三星又传出了投资229亿元重返中国西安建厂的消息。该消息最早由微博账号@三星官翻机发出,账号认证主体为广州图腾信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该消息微博称:“三星的上层高管们已经做好选择,想要在第四季度把加工手机的项目从越南转移到中国发展”。

尽管当前三星官方尚未有正式消息传出,但无风不起浪,种种迹象显示,三星尤其是三星手机业务重返中国市场,或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2019年,三星工厂正式撤出中国,惠州三星电子工厂,作为三星在中国的最后一家智能手机工厂,在这一年宣布关闭。从此三星将手机工厂转移至越南、印度等地,重点是越南。

在今天,三星已经是越南最大的外商投资者和出口商,数据显示,三星向越南投资了180亿美元,在该国拥有6座工厂,包括太原省和北宁省的北部工业中心(主要生产智能手机和零部件),以及胡志明市的电冰箱和洗衣机工厂。

三星在越南的大手笔,间接推动了该国的出口增长,仅三星一家公司就为越南贡献了五分之一的出口额。

而历经多年运营,越南工厂也已经成长为三星手机在海外的最大手机工厂,根据三星官网数据,在公司每年2.7亿部手机出货中,光是越南工厂的产能就达到1亿部,占其手机销量的比例大约为四成左右。

在今天,由于全球电子产品需求放缓,在经济不确定性的全球风暴席卷全球的背景下,三星在越南的工厂也被波及,工人们开始没活可干了。

根据媒体消息,即便在去年同期疫情处于高峰的时候,三星工厂依然热火朝天。但现在三星手机越南工厂每周只需要干 3~4 天,工厂工人表示,至少在过去五年内没出现过这么严重的产量削减。

在产量削减的情况下,为了避免裁员造成越南较大的社会反应,三星选择了削减工作时间而不裁员的方式来应对,有利于维持三星在当地的就业稳定,但这种策略是短期的。

从长期来看,这种全球性的需求放缓可能不是暂时的,三星在越南的工人数量庞大,产量削减,仅仅缩短工作时间,必然对利润造成挤压,对于三星来说,在越南投资巨大,要弥补产量亏损,要么裁员,要么寻找一个庞大的增量市场来填补亏损。

在过去两年疫情期间,整体电子产品需求依然在延续,三星在不依赖中国市场的情况下,依然能够稳居全球手机市场第一的位置,但在今天,要维持这种增速与局面已经越来越难了。

因此,从寻找市场增量、弥补产量亏损的角度来看,三星想重返中国市场,实在不足为奇。

尤其是越南的人工成本也在提升,产品的品控问题也不佳,越南代工厂的相关产业链不成型,电子产品的生产与组装都离不开中国市场的承接,越南也还需要从中国进口相应的元器件与组装工具产品,这其中涉及到庞大的物流成本,随着大量跨国公司都进入越南,也间接推高了越南的人工成本。

加之越南的人口数量有限,技术工人优势也并不明显,整体制造成本并不如原本预期。

根据Counterpoint报告指出,尽管三星在越南增加了产量,但LG将其智能手机业务从越南撤出,对该国生产有负面影响,导致总产量与去年相比仅略有增加。

中国市场其实正在出现新一轮的制造红利,从数据来看,由于疫情影响,全球手机市场的产量被波及,但中国制造的产业链的优势仍在,中国2021年贡献全球手机产量的67%,相比前几年有小幅下滑,源于华为手机产量下降带来的市场与产能空缺没有被其他品牌填补。

也就是说,中国制造业产业链与市场潜能,也能接纳新的大厂来填补空缺,从全球来看,今年有许多跨国制造业巨头转移到了越南,而越南无论是产业承接、人口、工厂体量、土地等诸多方面的限制也愈发显露。

当前全球疫情环境下,据联合国贸发会议《世界投资报告》,2021年中国的外国直接投资(FDI)流入占全球比重达11.4%,居世界第二。中国依然在持续深入推进高水平对外开放,三星进来,也有望以较低的制造成本来收割产能红利。

尤其是随着越南的人工成本与工资也在不断的提升的同时,当一些跨国制造巨头将一些产品产线转移至越南之后,逐渐也会出现成本上、供应链、物流层面的瓶颈,它需要进行二次转移。

在过去多年来,三星电子在中国市场投入颇大,基于电视、空气净化器、吸尘器、冰箱等家电产品布局,在中国开设七大支社。

数据显示,2012年,三星在中国尖端产业投资占总投资比重的13%,到2017年,该比例达到52%,其在华投资累计已达312亿美元,其中半导体、液晶面板、动力电池等技术项目投资超200亿美元。

过去三星在中国布局不仅是单纯的投资,而是打造一个贯穿于产品策划、设计、研发到生产、销售全过程的本土化体系,在中国市场扎根颇深,客观来看,这对于解决当地的产业链就业以及推动产品的本土化运营都有重要作用。

过去多年,三星依赖产业链的本土化落地也曾一度在中国市场的手机、电视、冰洗白电等诸多领域领跑行业,与中国市场的竞争对手保持着既有合作又有竞争的关系。

过去多年来,三星在中国的命名不是三星中国,而是中国三星。可以知道,三星过去也有刻意将其品牌本土化的意向。

早在2013年,三星就在西安高新区投资5亿美元启动了存储芯片封装测试项目。西安高新区的三星芯片工厂是目前三星在海外投资的唯一一个集存储芯片制造、封装测试于一体的工厂。

后来三星在西安投资70亿美元建设芯片综合生产工厂、产品包装和测试工厂,在2014年的5月,三星又在西安投资建成西安半导体工厂,开始生产世界上最先进的10纳米级“VNAND”闪存芯片,这也是中国改革开放以来单笔投资额最大的外商投资项目。

发展到后来,三星在中国天津LED、东莞 DisplayR、苏州SSL、天津手机、昆山电机、南京研究所、深圳电子通信等公司纷纷成立。

此外,三星过去还曾投资13.8亿元建立SDI无锡工厂,主要致力于建设偏光片和太阳能光伏浆料生产线,瞄准大型TV用偏光片需求和潜力颇大的中国太阳能电池市场。可以看出的是,三星在华投资偏实体与制造业,后期更偏高端制造业,它在某种程度上也带动了相关行业的产业升级与完善。

三星在华从巅峰期滑到市场份额边缘化的地步,与当年的“Galaxy Note7爆事件”有着直接的关系。从今天来看,三星是否能让中国消费者从该次事件中走出来,决定了三星能否重返中国获得增长的关键一步。

这可能需要三星在中国市场的投资布局来再次推进本土化的落地与深入,将三星品牌的诚意与产品品质可靠性更深入的融入中国市场,并取信中国市场。

在中国市场,当前由于种种国内外复杂因素的影响,其实也接纳大量跨国制造业大厂来华投资,来引发效仿效应,提振市场的流通与开放性。

从手机市场来看,在当前微妙的时间节点,国产手机与苹果对决,已有疲态,其实也需要有三星这种实力派大厂重返中国市场,带动手机行业的多元化商业竞争氛围,尤其是带动高端市场的活力与氛围。

在过去,跨国公司在中国投资建厂布局更多是看中中国市场的人口红利,很多外资在中国生产制造,等到人口红利消失再撤出中国市场寻找下一个人口红利市场。

但三星过去曾表态要“做中国人民喜爱的企业”,对于三星来说,如果重返中国市场,在手机市场翻身,无疑要在中国的本土化进一步深耕并近距离贴近消费者需求,在过去,三星手机在中国市场能够在一段较长时间内保持市场份额的领先,也源于它在中国市场的全产业链布局扎根,本土化经营。

从今天来看,由于三星Note7事件,三星的负面口碑一直尚未充分消化,品牌口碑其实是三星面临的核心阻碍,毕竟,从整体的产品与产业链实力层面,三星的实力是毋庸置疑的。如果能消除口碑与品牌舆论层面的负面因素,三星重返中国市场实现增长可能并不难。

综上所述,尽管三星依然是全球市场第一名,但是基于全球电子消费品的需求放缓以及疫情环境下的用户换机周期变长,增长瓶颈肉眼可见。而中国市场的庞大潜力,也是三星一直心念念放不下的市场,从这个角度来看,三星需要中国。

事实上三星也在寻找一个契机来展现诚意,如果三星重返西安建厂,实现产业链的重新落地,吸纳本土化就业,可能对其整体品牌与口碑的提升有一定的作用。

尤其是当前的中国市场,无论是政策层面还是消费者需求、社会就业、制造业升级等诸多层面,其实都处于吸纳外资进入的红利期,三星能否更好的消解过去在中国市场的口碑因素,投资落地建厂这一步也非常关键。

从更深层次讲,三星当前的形势,也更多需要通过从社会层面的就业、以及产品层面的品牌、品质与性能等来赢得中国消费者的信任。

因此,三星如果回归中国市场建厂若成真,或是三星近年来在中国市场不多的走得正确的一步棋,也有望推动三星在中国市场迎来转机,就看三星何时落子了。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